? 第622章 秦淮河上-护花狂龙 365bet彩票_365bet足球注册_365bet足球赛事

护花狂龙

第622章 秦淮河上

青狐妖2017-2-16 0:0:13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那个神神叨叨的老头子,易军法评价。有时候做梦还会想到,但印象似乎越来越模糊了。不是易军没心没肺,实在是这老爷子当时显得太平凡,甚至有点小猥琐。但是现在,易军越来越觉得他不简单。二十年的印象彻底颠覆,以至于他对老爷子的记忆都产生了一些小小的幻觉,分不清什么才是真实、什么才是虚幻,所以那形象也越来越模糊。

????要不然,刚才也不至于小小的走神。

????易军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晚餐了,说道:“叶先生你们先聊着,一会儿华老(华安排了就餐,我再来喊你们。”

????“不用了,一会儿出去吃,到秦淮河上坐着小船,边吃边游。”叶骄阳笑道,“要不然,就咱们三个。”

????所谓的这三个,就是叶骄阳、叶兮和易军。叶骄阳觉得,易军这小子很有趣。而且他们父女俩出去,在这个安全不确定的时候,终究要带着一个大高手。

????叶兮却摇了摇脑袋:“妈妈肯定不放心我出去的,除非……她也去。””“

????叶骄阳知道,夏龙雀对自己有些成见。所以,这些天她一直不和自己说话,面对面错身而过的时候,都把脑袋扭过去。“那你去请她,让她也一起去。”

????“好嘞!”叶兮乐颠颠的跑开了,去请夏龙雀。她真心希望妈妈和爸爸不这么冷战……当然,把这两个称呼放在一起喊,似乎有点别扭。

????易军看了看雀跃而去的叶兮的背影,笑问叶骄阳:“夏阿姨会去?”

????这些天,夏龙雀和叶骄阳直接的关系微妙而蛋疼,易军一眼就能看穿。

????但是叶骄阳却苦笑一声:“她会去的。”

????易军恍然大悟,联想到夏龙雀和叶骄阳之间二十年前可能存在的交集,不由得说道:“难道……跟小叶老师的亲生母亲有关?”

????叶骄阳的笑容有些凝滞,点了点头。“当年,我就是在这条河上认识小兮的妈妈。而那时候,龙雀也恰好陪着她。”

????难怪,这里不仅仅是叶骄阳的牵挂所在,恐怕也是夏龙雀记忆最深的地方之一。所以叶骄阳比较肯定,觉得夏龙雀哪怕和自己有点隔阂,但说要是去这条秦淮河,恐怕她还说原因走一趟的。

????而在隔着两间的那个房间里,夏龙雀一听叶兮请她去秦淮河上吃饭,顿时就来了不正常的情绪。事实上,叶兮早就发现了,当说到要来金陵的时候,妈妈的情绪就有些不正常。

????“什么,这个没良心的还敢去秦淮河?还敢拉着我去?!”夏龙雀的情绪,仿佛一下子被点燃了。

????叶兮也不知道妈妈为什么反应如此激烈,有点怯生生的说:“是我说要您去的,因为……您自己留在这里多不好。”

????夏龙雀深深的吸了口气,起身披上了那件风衣:“叶骄阳没对你说,关于秦淮河的事情?”

????“呃……什么事?”叶兮真的不知道。

????知女莫若母,夏龙雀看得出,女儿在这件事上并未说谎。叶兮说瞎话的事很高,但是在夏龙雀面前从未得逞过。

????夏龙雀哼了一声,扣好了风衣的扣子,这就要出门。叶兮有点紧张,怯生生的追上去问:“妈,您别生气啊……您去哪里啊。”

????哪知道夏龙雀却气呼呼的说:“还能去哪里,秦淮河!”

????“啊?……啊啊,好的好的!”叶兮吐了吐小舌头,心里头乐滋滋的。但是她同时也觉得怪异,知道这秦淮河肯定有属于父亲他们的秘密,恐怕也是属于自己的秘密。

????……

????易军、叶兮、叶骄阳、夏龙雀,四个人悄然离开了酒店。周默涵有点小小的失落,但想到这是人家一家人的小聚会,心底下也就释然了。至于易军,周默涵这小子现在不会吃易军的醋,他知道易军只是去保护叶家父女的。再说了,要是没有易军的撮合,他和叶兮之间恐怕就熄火儿了。现在,周默涵看到了易军,简直像是亲兄弟一般。

????夜幕已经降临,易军开着一辆卡宴直接奔赴秦淮河最繁华的一段,而这里其实和夫子庙、贡院等古迹紧挨着。只不过现代明已经将古明璀璨得遍体鳞伤,漫天的灯火也早就扫尽了原属于烛火灯笼的那份雅致和暧昧。

????租来的小船貌似古雅,实际上也没了旧时候的韵味。但还不错,至少飘荡在静静的河水之中,不至于有人打扰。

????身边波光粼粼,辉映着的是河边各类的灯光。夏龙雀似乎一直很失神,叶骄阳竟然也一样,两个人一言不发的傻坐在小小的船舱里,带着的盐水鸭、桂花鸭之类的东西一口没有下咽,竟像是两尊泥胎。

????易军不在乎,笑咧咧的撕下了一根鸭腿递给了叶兮,随即又给自己扯下一根,放在了嘴里:“上了年纪的人嘛,最好少吃点荤腥油腻。鸭子太肥,你们两个少吃点,嘿。”

????叶兮也趁机插科打诨,嘴巴故意嚼得很响。

????“都成了小乳猪了,还吃!”夏龙雀猛然在叶兮脑袋上敲了一记。

????叶兮缩了缩脑袋,摇头晃脑的继续吃。其实她不胖,就是丰满而已。而且她似乎一直都吃不胖,从小到大都没忌过口。相对于那些多吃一根黄瓜都怕长出二斤肉的女人而言,叶兮这叫有口福。

????叶骄阳也被两个年轻人的吵闹唤回了现实,自失的一笑:“龙雀,二十多年过去了,静慈也已经走了这么多年,好多事该放下了。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姐,但当时的形势你也清楚。带不走,带不走她们娘仨儿啊!就连我自己在出境的时候,三次险些死掉,而且身边两个好手都被毙杀在国境线上。要是再带着静慈她们娘三儿,我们四口儿人都活不成,现在我们也看不到小兮了……”

????如今叶兮终于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叫静慈。而且,是现在的妈妈夏龙雀的姐姐。母亲名字里有个静字,难怪妈妈这些年对外谎称自己叫“夏静”。

????夏龙雀却把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直响:“那么这些年呢?十年前你就坐拥十亿美金了,就不能回国大杀四方?哪怕雇用境外的杀手或雇佣兵,都能一批接一批、源源不断涌过来,能耗死陈家!可你什么都没做,真怀疑你两腿间那玩意儿还在不在,跟个娘们儿一样!”

????叶兮的脸蛋儿一红,而易军则险些把鸭骨头都卡在喉咙里。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