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5章 防着陈家-护花狂龙 365bet彩票_365bet足球注册_365bet足球赛事

护花狂龙

第725章 防着陈家

青狐妖2017-2-16 0:9:29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叶知非的招揽,易军觉得有点哭笑不得的味道。虽然这个另类的纨绔公子能量不小、且表现出了一个年轻地下大枭的潜质,但易军还是觉得他有点嫩。

????当然,易军有自己的生意,而且也已经俨然成为一地大枭,他自然不会去为别人打工。婉言谢绝了叶知非的好意,结果这小子只是有点失望的一笑,随即就恢复如常。天下的英才都有自己的个性和想法,也不可能全都为我所用,叶知非也深知这一点。

????两人一同赶赴了叶骄阳所住的那个酒店,几个人都在这里。叶兮跑过来对着易军的脸左右端详,发现这货真的毫发伤,这才笑呵呵的去泡茶了。夏龙雀则笑吟吟的喊了声亲儿子,把一旁的叶知非腻歪得东倒西颠。

????比较微妙的关系,则是叶知非和叶兮、周默涵。来周默涵也是首都出了名的大门阀公子哥,而且以前没少和叶知非有过摩擦。虽然周默涵肯定坏不过叶知非,但也不是孬种从他当初开车悍然去撞易军就能看出来。所以两人一直打打闹闹到了现在,非周默涵败多胜少而已。

????但是现在,叶兮是叶知非的亲表姐,而周默涵一下子成了叶知非的准姐夫。于是周默涵的优越感生机勃发,搞得叶知非有点憋气。”“

????“知非,怎么让你姐泡茶,你小子去泡!”周默涵笑眯眯的抱着胳膊说。

????叶知非瞪了这货一眼,仿佛在看一个:“你怎么不去!”

????“开啥玩笑,我和龙兄(易军都算是客人嘛,有你这么做主人的?”周默涵咧嘴笑道,“至于你们家嘛,就你年纪最小,当然要支使你去泡茶了。”

????戳!

????想想也是,一屋子人里面,易军、夏龙雀和周默涵都是“外人”,至少不是叶家人,那么都算是客人了。既然是客人,哪有端茶倒水的道理。而叶家的这几个人呢,叶骄阳是长辈,叶兮是大姐,那么肯定要叶知非跑跑腿儿。

????“周二闷你别得瑟,你等着……”叶知非食指狠狠的指了指周默涵,奈何的走出去泡茶了。总之这两个豪门二代就是不对付,像狼和狗遇见了一样,一见面就磨牙。

????不一会叶兮和周默涵、夏龙雀都走了,房间里就剩下了易军、叶骄阳和叶知非。全都是叶家嫡系核心,说话也方便了些。此时叶骄阳才笑道:“难得这次大获全胜,而且你又安然恙。或许这次孔兆凌真的担心了,于是也向孟汝来做出了彻底的表态,再也不对我叶家动任何心思。而孔兆凌的收缩和云偃月的离去,以及混江九龙的覆灭,也直接促成了一个结果。”

????易军略微一想,就笑道:“首都的陈家也服软了?”

????“没错。”叶骄阳笑道,“陈家加紧消除了我当年的黑档案,速度奇。虽然现在来说已经不太重要,国家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追究,但那总算是我人生的一个污点。如今彻底洗去了污点,也算是我临死之前一个安慰,可以瞑目了。此外,陈家的陈胤希做出了低姿态的表态,表示愿意和我叶家握手言和。这回恐怕是真的,因为没了爪牙孔兆凌兴风作浪,他在地下世界里覆雨翻云的能力也小了太多。”

????但是,易军却犹豫着说:“可您真的能确定,孔兆凌就是陈家的下属?记得上次请军方调查,也没查出陈家和孔兆凌有什么直接的联系。”

????一句话,一下子问住了叶骄阳。这倒也是,这些天一直在找陈家和孔兆凌的关系,却没有将之搭上线。

????易军说:“当然,我们一直觉得孔兆凌是陈家的下属,而且这种可能性很大。但是万一孔兆凌不隶属于陈家,而孔兆凌的收手,仅仅是因为国安部、孟汝来等方面的敲打,仅仅因为手下大将云偃月的折损,那么这件事就要注意了。”

????易军的意思是,假如孔兆凌不是陈家的属下,那么……孔兆凌受到打击和陈家的收敛就没有了必然的联系。而若是没有这个联系,陈家却还是做出了低调的姿态,事情就有些可疑了。作为当年首都四大恶少之首的陈胤希,真的这么好脾气?

????其实,易军和叶骄阳来还没太怀疑这一点。哪怕军方没有查出来,但也仅仅作为一个参考而已。但是这两天在船上和云偃月一同下来,易军也多少询问了这方面的事情。结果云偃月说,这十几年来没发现孔兆凌和首都陈家有什么联系。甚至,云偃月都没接触过首都陈家。

????这就奇了怪了!要知道,云偃月对于孔兆凌的作用,那就相当于剑痕对于“万家生佛”赵泰来。有关孔兆凌的一些重大机密,云偃月知道的应该非常多,因为他是孔氏集团绝对的核心人物。即便不直接参与和陈家的联系,但也不该十几年都不见任何动静。

????由此,易军这才深深的生疑了。他甚至怀疑,那个打击孔兆凌以削弱陈家的思路是否真的正确。

????总之,假如陈家和孔兆凌关的话,那么陈家此时做出这个和好的表态就显得有点突然,事出反常即为妖。

????叶骄阳也陷入了沉思,心道这要是出现了这个情况,那还真得继续好好关注陈家的动向。

????易军则问道:“那么关于陈家老二陈胤道的事情,也该结案了吧?”

????叶骄阳点了点头:“这是交易的一部分。陈家洗清了我当年的那些档案,而我们也将会促使军方把陈胤道的案子给结了。特别是陈家当年勾结境外势力,在华俄边境害死我方特工的案子,全都压在已经死去的陈胤道的头上,等于是为陈家换来了一个平安。”

????易军:“那么,陈家做出低姿态的表态,是不是和这个有关呢?比如尽办理了当年黑档案的事情,以换来你们叶家加速了断陈胤道那些案子。而没了这个案子的纠缠,也就没有了来自整个军方的恐怖压力,那么陈家就算是轻装上阵了。到时候,做起事来可以加果断。”

????“也有可能。”叶骄阳沉吟着说。

????易军:“那就要注意了,当陈胤道的案子一旦彻底结案,您就要进一步防备着陈家做什么手脚……不过也应该没什么问题,毕竟等陈胤道的案子了断了的时候,您也已经返首都了吧?在你们叶家大院里面,加上中央警卫局的协助警卫,陈家就是有心也力,很难对您做出什么事情来。”

????一旁的叶知非瞪着眼珠子,猛然一拍大腿:“坏事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