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40章 赎罪-护花狂龙 365bet彩票_365bet足球注册_365bet足球赛事

护花狂龙

第740章 赎罪

青狐妖2017-2-16 0:10:50Ctrl+D 收藏本站

????揭开了被子,看到某青年竟然真的蜷在那里睡了,湘竹泪恶向胆边生。欢迎来到阅读

????“你还真好意思!”一脚丫子踹出去,直接踹在了易军的屁股上。只可惜,这一脚没舍得用大力气,以至于这货哼哧了一下,竟然平躺着又睡起来了!嘴角上带着股淡淡的笑意,眼睛也眯出来一条缝儿:“睡吧,哥不拱你。”

????湘竹泪又是一脚,这回的力气加大了三分。怜香惜玉是老爷们儿的责任,女人不用在乎这一点。所以,湘竹泪这回咬牙了。

????但是,床上这个懒猪一样的家伙感觉到了危险。他知道要是这一脚真的踹在了自己身上,那么势必滚落到床底下不可,而且是非常狼狈的滚动。于是近乎能的,一只手当即伸了出去。顶级泰斗的反应速度就是牛叉,后发先至。当湘竹泪那只玉足踹过来的时候,被他准确的抓住了脚脖子。

????啊……一声娇咤,湘竹泪感觉到自己重心失衡了。身子不由自主的一扭,一下子倒在了床沿上。万幸这妞儿是个高水平的练家子,身体的柔韧程度极好。要不然的话,这一个近乎一字马大劈叉般的动作,还不得把大腿的筋给拉伤呀!”“

????“王八蛋易军,你就不能轻柔点!”湘竹泪的酒意几乎没了,恶狠狠的收回了那只脚,饿虎扑食般蹦到了床上,一拳就砸了下去,直奔易军光溜溜的胸膛。

????砰!这回易军没躲也没抓,任凭她把拳头砸来。一声闷响之后,易军笑哈哈的伸出双臂,一下子把她抱在了自己胸膛上。两人紧紧的贴合着,相互的喘息都听得清清楚楚。而且,两人的喘息都有点粗。

????由于两人的酒意都消减了不少,而且易军已经近乎光着身子、而湘竹泪也只穿了件薄睡衣,此刻对于身体贴合的感觉似乎加敏感了。隔着湘竹泪薄薄的睡衣,易军能清晰感触到身上这团柔嫩的存在,给他带来了法言喻的刺激。

????当然,湘竹泪的感触也加明显。如果说第一次贴合只有七分渴望,而尚有三分怯懦的话,那么这次经历了一番折腾,加之感触加明显,她现在几乎九分九的那种小渴望,法收拾。

????“我说了,今天不给你了!”湘竹泪有点赌气的说。仅仅距离易军的脸不到半尺,连气息都能飘到易军脸上。淡淡的女儿香,加之淡淡的酒精味,充斥着易军的鼻孔。

????“想不想给是你的事,得不得到是哥的事!”易军咧嘴一笑,猛然翻动虎躯,终于阴阳正位了。而且这一次,这货终于禽兽了一回,再也不是连禽兽都不如之辈了。

????“休想!”湘竹泪来了倔劲儿,竟然有点真的反抗的意味。

????但是易军的大手已经行动,一下子把手伸到了她的睡衣之中,顿时胸口那团柔软温润的美好存在,被大手抓在了掌心之中。一只手刚好抓握,大小适中、手感正佳。太大了也未必是极品,合适的最好。

????湘竹泪嘤咛一声,气呼呼的去扳开易军那只手。但是她的力气小了点,根搞不动。相反,这还刺激了易军的征服欲,使得这家伙在她那宝贵位置变加厉的揉搓。

????要命的是,她感觉到下面有点不对劲了。上次她就亲手抓过易军的祸根,知道那是啥玩意儿在使坏,竟敢不怀好意的顶着她的小腹!

????而且,她的睡衣是连体的,由于易军那大手从裙角伸进去抓她的胸,以至于整个裙摆都已经卷到了腰上,而腰部以下只剩下了一个小小的内裤。除了各自一条紧身内裤,两人下面再任何阻隔,这不是要了亲命吗?

????易军像头笨牛一样在上面折腾,甚至又把罪恶的爪子伸向了她的内裤那是仅有的一道防线了!

????甚至,手指都已经伸进了内裤边缘,就差往下一扯。

????说实在的,要是易军好言相骗、循循善诱,恐怕湘竹泪已经就范了。但是现在这货的动作,反倒激起了她的抗争念头。果真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一点都不假。

????所以,当易军的手指刚刚伸进她的小内裤几寸,甚至指尖已经感受到了一股湿热蒸腾,湘竹泪则猛然一抬腿,准备两腿并拢坚决不让最后的小战甲脱落。

????嗷……

????易军猛然一吼,两腿间传来的疼痛法忍受,比特娘的传奇高手全力一击都恐怖。

????但是这事儿不好张扬,所以他即便痛不欲生,但也不能吼得太凶。满腔的悲愤全都压抑了起来,使得吼声尽量控制在一个低的分贝。但是,肩膀和两条腿的颤抖,将他的痛苦毫保留的呈现了出来。

????事后易军总结了一个经验:强女干绝对是一个技术活儿,没有三分事很难成功。难怪印度国经常爆发什么强女干案,而每次都伴随着暴力,甚至有些都把女人给弄死了。乖乖,不施展暴力的话,制伏一个女人其实是很难很难的。而且,只要不是暴力制伏了她,她会用暴力打击你啊,太凶险了……

????知易行难,事情往往想的很简单,真正运用的时候阻力重重啊!

????现在,易军正蜷缩在床上痛苦的颤抖,再一个顶级高手的风范。咬牙切齿啊!要是换了别人这么伤自己,易军早就把对方撕成碎片了。可是,这回“施暴”的是竹子,这笔账他这辈子都要不回来,只能认栽。

????湘竹泪有点害怕,哪怕再不懂男女之事,也知道那地方是要害中的要害。双腿盘着跪在他身边,有点故作强硬的说:“喂,不许……不许耍赖,不许装……”

????易军哪有心情装,这是正儿八经的疼,生疼。

????湘竹泪擦了擦额头的细汗,伸出一只手轻轻推了推他:“别吓我……哥,肯定没事的,对不对……”

????现在她算看出来了,这家伙肯定不是装的。因为刚才还怒气冲冲的祸根,现在一下子软了下去。要是装的话,不可能把这东西都装起来吧?所以,自己刚才那一膝盖,肯定“重创”了这家伙。

????老天爷,这下子不会……不会让这祸根永远软趴趴吧?想到这个可能,湘竹泪是吓坏了,脸色有点发白。对于一个男人而言,这是个大悲剧;而对于一个女人而言,这也是自虐行为。

????于是,她额头的细汗多了些。咬着自己的下唇,甚至都咬得没了血色,这才颤颤悠悠的说:“哥,要不我……给你揉揉……你别吓唬我……”

????强悍的竹子,几乎都带了一点点哭腔了。而且为了赎罪,为了弥补自己这滔天的过失,终于把那只玉手轻轻探进了他的受伤之处,小心翼翼。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