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45章 巧舌如簧-护花狂龙 365bet彩票_365bet足球注册_365bet足球赛事

护花狂龙

第1445章 巧舌如簧

青狐妖2017-2-16 1:15:32Ctrl+D 收藏本站

????老四沉闷的点了点头,竟然随便坐在了小岛上唯一的那棵树下。而此时的易军,其实也在树下坐着。两个该是对头的家伙,此时好像肩并肩一样。

????易军有点感触的说道:“当初秦锡侯被围困的时候,我们两个也是这样,在同一棵大树下坐着……他还抽了我的烟,你抽不抽?”

????看到易军递出的烟盒,老四抽出了一根,但却没有点上。狠狠的喘了口气,说:“大哥临死的时候给我打电话了,让我不要找你寻仇。但是我知道,当天要不是你的出现,他不会死。”

????“不是我‘出现’了,而是因为他来就是去刺杀我。那晚论我在哪里,都注定会和他在一起。”易军苦笑说,“他差点杀了我,但最终死的是他,仅此而已。”

????“我在浑江九龙的那些兄弟,也都死在你手里。”老四知道,秦锡侯的死其实不怪易军。毕竟秦锡侯主动刺杀易军,到最后也是自杀而死。但是,浑江九龙的兄弟死光了,老四却依旧不能释怀。

????易军叹道:“自从滇云那一战之后,我想过去的事总该过去了吧?”

????老四没说话,但也没反驳。当初浑江九龙干的那些事,他也知道都是杀千刀的罪过。他还好一些,只是劫货或贩毒,但其余那些兄弟可都是些杀人越货的悍匪。

????而且老四也知道,做那一行的话,今天不死明天死,早晚有死的时候。哪怕当年的扬子鳄如此凶悍,最终也不免被警界第一高手喂了一颗子。

????至于对龙巢的仇恨,其实所有地府阴兵也都知道——基上已经算是报仇了。当初,他们在滇云丛林里杀了秦锡侯的生死大仇龙天罡;前阵子,龙天魁也死在了这金三角区域。加上几年来陆陆续续挂掉的两个龙巢泰斗、数名专属代号的战士,这仇已经报得差不多了。

????所以当晚在黑旗营的军营里,老四也表明了这个观点,并且选择退出随后的战斗。

????“做人,特别是作为一个当家人,要向前看。”易军说,“地府手底下近百号人等着张嘴吃饭,你要把他们带到哪条路上?继续走下去,走死路?而且,地府这些雇佣兵虽然都好似了牵挂,但不是每个雇佣兵都父母、妻子吧?那些妇孺老幼,你不考虑他们的死活?”

????这句话,戳中了老四心底的痛处。如今地府四面楚歌,而且元气大伤,近百名兄弟不知道何去何从;而且,当初死去那些兄弟们的家属也有上百人,同样需要他暗中赡养。

????要不然的话,老四当晚在黑旗营的军营之中,也不会如此的不要命。没办法,人被bi到了份儿上,总会做出一些常人不敢做的事情。

????此时,老四已经大体明白了易军的来意,冷笑道:“你的意思是,招降?让我们这一票兄弟,都跟着你们龙巢混?不是地府清高,但地府的兄弟们,不可能成为龙巢的附庸。因为秦大哥哪怕不是你杀的,但至少也是因龙巢而死。特别是那个龙天闲,不正是他组织包围了我大哥?我大哥是这支队伍的创建者,他手下的兵没有孬种,不会服从大哥仇家的指挥。”

????易军摇头道:“不,龙巢不会收编你们,而且也不可能

????。你们不会跟着龙巢,因为龙巢杀了你们的大哥秦锡侯;但龙巢也绝不会收编你们,因为你们帮助别人杀了龙巢的总指挥龙天魁。哪怕这段仇告一段落,但大家也不会和睦相处,这是必然的,我懂。”

????这话在理儿,老四点了点头,随后问:“那你究竟是什么章程?”

????易军说道:“抛开过去的成见,划清所有的仇恨,大家握手言和。虽然不至于成为朋友,但以后不再为敌。”

????现在,双方都曾死了一把手,相互之间说不清谁欠谁的。老四和地府阴兵们也早就有了盘算——只要龙巢不来剿杀他们,他们也不再针对龙巢做什么了。所以,老四点了点头,算是同意这个基意见。

????“好!”易军说,“那么,下面还有一项合作,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做?”

????老四起身拍了拍屁股,径直走向了小岛边缘,并且说:“停战是底线,我觉得跟你没有什么合作的。”

????易军笑了笑,看着这个孤傲的背影,提高一点音线:“说是合作,其实也是你们地府想做的——灭了黑旗营!”

????什么?!老四刚走了三步,一下子停下了,转过身盯着易军,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地府和黑旗营有解不开的仇?难道说……那天晚上的爆炸,跟你有关?”

????戳的,这货还真机灵,绝不像他表面上那么鲁直。

????这些天,老四都一直百思不得其解,搞不懂当晚的意外爆炸是怎么回事。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今后他们和黑旗营必然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但是,他们和黑旗营结下这种大仇,易军怎么知道的?难道,易军对这些事情很清楚,甚至……参与了?

????特别是在那天夜里,据说还出现了两位身手惊人的超级高手,手段高明得匪夷所思。

????想到易军那通天彻地的手段,老四不得不敏感的觉得——易军恐怕跟这件事有关!

????易军笑着摇了摇头——他绝不会承认是自己做的。一旦承认了,那么地府就摆脱了关系,和黑旗营那不可弥合的大仇也就荡然存了。

????看到易军不承认也不否认的态度,老四虽然猜着就是这货干的,但终究没有任何证据。

????此时,易军笑道:“这么说吧,现在黑旗营要杀地府而后,而龙巢则要杀黑旗营而后。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是个粗浅的道理。我想哪怕龙巢和地府今后永远不会成为朋友,但这次也有必要联手一回,哪怕事后各走各的路呢,你说是不是?”

????看到老四有些犹豫,易军又巧舌如簧的鼓动说:“而且,假如龙巢不能灭了黑旗营的话,那么穷凶极恶的黑旗营会拼命的报复。但是,龙巢随时可以回到国内。到时候,黑旗营会把火力点都对准地府。因为要不是地府,他们的情况还不至于那么糟糕,你说呢?”

????“老兄,哪怕不为你自己着想,也要为你手下百十号兄弟想想,为那些需要地府赡养的妇孺老幼想想。”易军笑着走到了老四身边,甚至拍了拍老四的肩膀,说,“你是个当家人,做事要大气点。假如秦锡侯还在,我想根不用我废这么多的唇舌,他就早就答应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