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50章 殇!-护花狂龙 365bet彩票_365bet足球注册_365bet足球赛事

护花狂龙

第1650章 殇!

青狐妖2017-2-16 1:34:47Ctrl+D 收藏本站

????鬼影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其实,现在应该加紧询问有关陈老板的消息。虽然陈老板早年间的事情不会告诉她,但最近几年两人在一起做事,她肯定知道很多内幕。

????但是,良心和情感让易军没有这么做,而是紧急的跑回木屋取了手机,拨通了魅影的电话。魅影为了找师父,为了能说句话,已经为了这个微弱的希望奋斗了好多年,这是她的一个夙愿”“。

????电话通了,易军当即说:“我和风影师伯找到鬼影前辈了,她时间不多了,你跟她说。”

????电话随即贴在了鬼影的耳边,那边传来了一声颤抖的声音:“师……师父?”

????鬼影力的笑了笑:“好,都好……我知道你现在的情况,好……以后听你师伯和易军的,就好。”

????“师父!”魅影饶是心境坚固,但此时也不禁泪流满面,失声大呼。

????但是,毫结果。鬼影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而且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竟然奋力伸出手,毅然挂掉了电话。随后,颤颤悠悠的说:“陈老板,陈家私生子、也是丁家私生子,黑暗议会总召集人……”

????说到这些,鬼影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她想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师兄和易军。她和陈老板有点男女恩情,但随着陈老板临走前那一掌,早就彻底消散。她就是个脾气古怪的女人,现在对于陈老板只有滔天的恨意。

????“黑暗议会,很强……八家,大通钱庄、金三角集团、赌博集团、欧洲黑手党、黑水公司……我跟他一起,只jiēchu过这五家。”鬼影断断续续的说,“易军你……要在金三角做事……就……注意普素图家族。另外……咳咳……”

????“师妹前辈……”风影和易军等人一齐喊。因为他们都看到了,她的瞳孔在扩散,这是要走了!

????但是,鬼影还是死死的坚持,勉强说:“注意联邦调……”

????“联邦调查局!”易军耳朵贴着她的嘴巴,不用她说太多,替她补充。

????鬼影没有否认,就说明说的就是这个,这个机构肯定要防备。

????“还有……”而此时,魅影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却仿佛再也说不出话,只是颤抖着双唇,努力的说出了两个字,近乎微不可闻,只有易军能听到,甚至连风影这样的耳力都听不到。

????而易军听到那个字,浑身一颤。

????但是这时候,鬼影终于撑不住了。事实上换做常人的话,早就不可能支撑,这还得益于鬼影自身强大的实力基础。而此时风影只觉得自己的双臂猛然一松,怀中那个来还在挣扎的女人,突然间仿佛松散了。

????风影浑身一颤,仰天长叹,老泪横流。找了多少年的师妹,终于找到了,却只说了几句话,而且是这样惨烈的相会。

????一旁,就连几个女子也都很悲切。包括刚刚趁着鬼影失神,而砍了鬼影一刀的那个女杀手,是内疚。她砍了的,是她的亲师叔啊。

????死了,终究不可能挽救。颅骨被硬生生震碎,大脑都被震得七荤八素,怎么可能救回来。

????木讷的看着已经死去的鬼影,易军有点怔怔的出神,法言喻的悲凉。这悲凉源于鬼影的死,也源于鬼影临死前那莫名其妙混沌不清的两个字。

????这时候,电话又响了,当然还是魅影迫不及待打过来的。她刚才就听出来了,师父的声音很微弱,当然心知不妙,而且惊恐不已,生怕……但现在急着再打过来,终于证实了心底那个可怕的想法。

????“梅姐,节哀吧……是陈老板。”易军不知道该怎么说。

????电话那边,坐在龙巢办公室之中的女传奇,泪水啪嗒啪嗒的落。她已经说不出什么,默然挂掉了手机。心很乱,她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至于师父死因,易军回头肯定会细说,但现在没那个心情。

????但是挂了之后,魅影陡然爆发了。轰然一声巨响,厚重的实木办公桌竟然被她一举掀翻翻。好几百斤啊,谁能想象是一个苗条女人干出来的!

????一个年轻的女干事慌忙跑了进来,推开门就吓坏了。满屋子的狼藉,办公桌都掀翻了,谁知道这是怎么了。“总……总指挥……?”

????魅影深深的吸了口气,摆了摆手:“没事,出去吧。”

????那女干事出去了,魅影则力的走到pángbiān的沙发前,一下子坐了进去。双手支撑着额头,心欲碎。

????假如不从凤鸣寺出来,假如依旧是以前那个暴戾满腔的女杀手皇者,她不会有这种正常人的感触。

????……

????而在美国这个波浪翻滚的海滩边,风影已经抱起了鬼影的尸体,缓缓向木屋后的大路边走去。刚才的打斗肯定惊动了不少人,也肯定会有人报警。

????影子堂的女杀手当即去开车,两辆车带着他们几个,没有目的地离开此处。暂时不想被警方打扰,一直跑出了二十多公里。而这时候,影子堂的门主幻影也当然知道了消息,大惊之余赶紧安排人手,准备那个女师叔的安葬等事情。甚至连幻影也要从洛杉矶赶来,亲自陪着师父,同时告慰师叔的在天之灵。

????风影有点失魂落魄的味道,苦不堪言。两个女弟子也不敢cha话,默默跟着。易军则和牡丹、纪嫣然在同一辆车里,默默的傻坐着。关了车内的空调,因为依旧穿着泳衣的三个人都感到了一丝冷意。当然,这股冷意未必只来自于气温。

????“可怜风影老爷子,这就准备金盆洗手了,却遭遇了这种事。”易军叹息一声,“当然,不知道梅姐现在痛成了什么样子。我让岚姐去劝她了,谁知道能不能劝得住。”

????牡丹摇了摇头:“你这人,呆呀……请玄慈大师劝劝她吧……”

????易军一怔,随即点了点头。是啊,想要解开心锁,哪有比玄慈大师适合的。而且,玄慈大师也是梅姐的师父。不得不说,做这种事情,还是女人加心细,至少牡丹能一下子想到。

????“那么,咱们明天是不是还按照原计划回去?”牡丹又问。

????“回去。”易军看了看外面的景致,叹道,“这鬼地方,哥一分钟都不想呆了。而且,鬼影前辈已经告诉我们那么多的消息,没必要在这里追问什么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