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16章 一场梦-护花狂龙 365bet彩票_365bet足球注册_365bet足球赛事

护花狂龙

第1816章 一场梦

青狐妖2017-2-16 1:50:53Ctrl+D 收藏本站

????玛纳公主的梦做得很香很甜,她甚至梦到了一些绯色的元素,以至于让她半夜里都不由自主的呢喃着。

????易军坐在床对面的沙发上来已经熟睡,对于他这个适应力极强的家伙来说,有沙发睡就算是很不错了。他只是丢了上衣和领带,拿了一床浴巾盖在了自己的身上。

????不过他的反应灵敏,当玛纳公主在梦里迷迷糊糊的说梦话的时候,他还是当即就醒了”“。

????愣愣的听着那些含糊不清的鼻音,他知道这个漂亮的少妇做了什么样的梦,那是一个现实中压抑的女人,在梦中的解放。

????不一会儿,床上的少妇轻轻的动了动,两条原蜷缩着的长腿轻轻的蹬了蹬,身体似乎意识的处在一种亢奋状态之中。当然,连身上的薄被子也被蹬下来一半,褪到了腰间。

????光溜溜的,腰部往上只有一只薄薄的胸罩,尺码还不小。身体有了一些少妇那样的风韵,但却还保留着少女的特质,当然她的心态是这样。

????柔美的曲线展现在柔和的灯光下,易军这个夜视眼看得清清楚楚。看了看房顶不断吹送的冷气,易军慢慢的起身到了床边,扯起薄被子往上扯。

????但是,被子被她的脚踩住了。当被子稍稍扯动的时候,梦境之中的她仿佛受了什么刺激,一下子醒了过来,连身子都扭过来放平了。

????四目相对。

????“你……被子蹬掉了……”

????公主愣愣的看着他,身体深处似乎有种极度的失落。刚才在梦境之中,她竟然有了一种法言喻的兴奋,前所未有。但是,一下子被打断了。

????迷迷糊糊的沉浸在回忆里,但此时随着易军的一句话而猛然意识到自己回到了现实。而在眼前这个现实的环境里,自己正光着上半身,在深夜之中和一个年轻男子坦诚相对。

????一个激灵坐了起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公主的眼睛里仿佛蒙上了一层水雾。也不知是不是受到了这种暧昧环境的刺激,还是对刚才梦境之中的场景意犹未尽,她竟然异常大胆了一回,一下子扑到了男人的身上。

????“给我……”声音低缓,发自能,由于是几乎没有意识的,所以甚至用的是泰语这个母语。

????易军听不懂,“什么?”

????公主当然不会再解释第二遍,只是以行动表白了自己的想法儿。两条玉臂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脖子,皎白的身体在他身上轻轻的扭动,谁要是能从这种温柔攻势之中抽身,谁不是个正常男人。

????易军是个男人,很正常的男人。哪怕来之前准备的防御措施很齐整,但现在也已经松懈了。百炼钢尚且能成绕指柔,何况是人心,哪耐得住原始能之火的淬炼。

????两人都倒下了,公主依旧半昏半醒的说着什么,但依旧是泰语。其实,她说的是“我要做一次真正的女人”。她知道易军听不懂,听不懂好,一向不怎么开放大胆的她,反倒能够直抒胸臆说出自己想说的任何一句话了。

????这次,她真的放开了,不用计较任何礼教约束,不用管自己哪句话是不是得体、是不是有失公主的身份……反正身上的他也听不懂。

????听不懂不要紧,那种原始的动作根不需要言语。上面那龙精虎猛的汉子不停的做着那让她癫狂的冲击,那是一种法用语言表达的感受,似乎连以前偷偷看过的两的所有语言加在一起,都不足以形容现在的感觉。

????还不到五分钟,她就在极度癫狂之中“昏死”过去一次,仿佛灵魂都在刹那间被抽空了,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一片空白。

????而再度恢复了神智的时候,她已经不再那么懵懂知了,她开始在承受的同时,慢慢学会了享受。她在探索自己身体最深处的秘密,要把这些没有开发出来的东西,都开发出来。

????所以这次再“昏死”过去的时候,那种冲击和刺激似乎加强烈了。浑身颤抖得如深秋寒风之中的落叶,抖抖索索。

????但是,男人那近乎穷尽的可怕精力,终究让她“昏死”了第三次。到最后,她整个人都软了,如同一团香软的泥,哪怕一根手指都法动,只有意识还算清醒。

????她忽然觉得自己以前简直白活了,也终于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女人。

????“公主……”男人还压在她的身上,轻轻的喊了一声,因为他发现她闭着眼睛仿佛昏厥了过去。

????一双秀目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叫我玛纳。”

????说着,光滑的双臂抱住了他的虎背熊腰,仿佛生怕那种契合再度分开。

????其实,现在的易军也觉得迷迷瞪瞪的。他的身子底下,竟然是一位公主……全世界为数不多的公主了吧?而且,将来可能还是一位女王。

????做梦吗?假如是梦,那么这个梦可够猛够艳的。

????“对不起,没有安全措施。”易军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而身下的公主也愣了一下,露出了一个完美的笑容:“安全期。”

????……

????第二天,两个人都醒的很早,早得令人发指。这才五点钟,易军就一下子睁开了眼,身体稍稍一动,结果把身边的女人也弄醒了。不得不说,第一次做这种越礼出轨的大事的玛纳公主,内心深处还是有种法言喻的紧张的。当意识稍稍有点清醒之后,就马上从那种迷惑混沌的状态里冲了出来。

????忽的一下坐起来,瞪大了眼睛天呐,昨晚都做了什么!

????看到自己身体的完全不设防,她又赶紧把被子揪起来挡住,一直扯到了雪白的脖颈下。

????身边的男人也是这样,只不过他没这么紧张,大手在她光滑的脊背上从上到下滑落,最后在她柔软的要腰部轻轻的揉了一下。“昨晚我们……是不是chongdong了……”

????公主愣愣的眨了眨雾蒙蒙的眼睛,没有点头也没摇头。chongdong?简简单单的chongdong二字,不能概括最近所有的情绪和感触。那是多方面的复杂因素的积累,否则仅凭一股chongdong,怎么会让一向保守的公主做出这件事,而且是心甘情愿。

????“不,就当是一场梦,好吗?”玛纳公主平静了过来,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虽然说得洒脱,但不免还是有点小小的失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