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66章 棋逢对手-护花狂龙 365bet彩票_365bet足球注册_365bet足球赛事

护花狂龙

第2066章 棋逢对手

青狐妖2017-2-16 2:15:1Ctrl+D 收藏本站

????当丫头孙小红离开之后,这小小的茶室里就只剩下了易军和玫瑰两人。此时,玫瑰盯着易军的眼睛似乎有种不放过的味道,说:“军哥,来这里找我,真的只是因为湘竹泪小姐的争风吃醋吗?”

????易军哈哈一乐:“不用盯着哥的眼睛看,哥是干啥的你知道,就算扯一个弥天大谎也只会像说一句‘吃了吗’那么淡定的。”

????也是,这货本就是世界顶级的特工头子,又是天下有数的通天高手,要是没这点心理素质那才叫怪了。

????玫瑰最终还是放弃了,知道自己在易军面前可能确实道行有点浅。叹了口气,说:“好吧,说不说全在你。反正你越是不说,我就越起疑。”

????易军嘿嘿一乐:“白天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玫瑰小姐你起什么疑?”

????玫瑰似乎很不在意的拿着紫砂壶的盖子,在壶口漫无目的地轻轻刮擦,自失的一笑:“你说呢?虽然我自负算是个良民,但既然能排进地下世界的什么榜单,那也多少算是地下世界的人吧?作为一个地下世界的弱女子,遇到军哥这样的官方大能,能不吓个半死么?”

????这理由稍微有一点点勉强,但也能说得过去。混地下世界的,确实要对来自国家暴力机器部门的高官保持基本的警惕。

????“我能信你的话吗?”易军笑道。

????玫瑰则掩嘴一笑:“既然我说了你不信,你说了我又不信,咱们还说这些干什么?喝茶。”

????“哈,也是啊,那就不如不说这些。”易军嘿嘿笑道,“还是说说这茶盅,怎么就多了一个?哥对这个似乎更感兴趣。”

????玫瑰说道:“这是给我爸准备的。”

????呃……易军顿了顿:“那不好意思了,都让我喝了,好像占了你的便宜。”

????“去你的!”玫瑰白了这货一眼。明说是给老爸喝的,这货喝了还说占便宜,难道你还当我老爸呢?不过易军这货没心没肺的笑,全然没当回事儿。

????“其实吧,我爸早就死了。让你用一个去世之人的杯子,你觉得是便宜还是晦气呢?不许生气哦。”

????易军无语。

????玫瑰则继续说道:“我其实没见过我爸,但知道他是华夏人,生在华夏也死在华夏——这都是我妈说的。现在既然来到华夏了,所以就算是追思一下,每次喝茶都给他准备一个杯子。”

????“即便是你父亲,也不该是多大年纪吧?怎么去世的?”易军问。

????而玫瑰则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妈也只知道他没了。”

????“不会只是失踪了吧?”易军说,“假如只是失踪了的话,我或许可以帮你找找。我那工作单位别的能耐没有,但是找人的功夫还是不赖的。”

????假如能帮她找到她爹,到时候能得到的消息肯定更多,由此还能和玫瑰保持更贴近的关系。这件事,做起来不亏。

????“嗯,就像找我,一下子就找到了。”玫瑰不轻不重的暗讽了一下,随即说,“不过谢谢了,不用了。既然我妈都说已经去世,那就肯定去世了。”

????说着,玫瑰的一只盈盈素手捏着紫砂壶,在易军面前的茶盅里斟满,而后给自己斟。要是单从现在来看,她哪像是什么黑暗家族、军火集团的核心成员?更像是一个在江南水乡长大的水灵灵的茶艺师。

????假如——仅仅是假如——她不是对方阵营的女子,易军倒真心希望和这个女子交个朋友。甚至看她这机灵劲儿,易军都可能聘请她到娇莲当个主管,说不定又是个牡丹那样的经营天才——至少智商上面是极强的。而要是个人关系,也说不定会演变成一位红颜知己。

????但是,就怕她真的是金蔷薇或军火集团的人。假如那样的话,两人将来反目成仇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吧?

????刹那间想了很多,易军不由得叹了口气说:“你知不知道,其实你给我的感觉,和我此前想象的差距很大。”

????“差距?是比你想象的好呢,还是差呢?”玫瑰问得很有水平。因为易军肯定不会说比想象的差很多,那样太难堪了。但要是说比想象之中好很多,那就证明易军一开始把她想象的可能很邪恶。那样一来,说不定也能查探出,易军此前对她是很戒备的。

????但是易军肯定不会中了圈套,笑道:“是性格的差异罢了,谈不上好或者坏。本以为你经营着如庭这样的大型集团公司,会是一个风风火火的干练职业女高管。但是现在看来,更像是一个温婉如玉的水乡女孩。”

????玫瑰笑了笑:“哦,不是能力强,就是性格好,左右都是夸人的话呀。军哥可真会说话,难怪身边哄骗了那么多的优秀姐妹呢。”

????“不是哥的水平高,而是因为她们傻,一个个傻乎乎的呗。”易军厚颜无耻的笑了笑,他可不想过多的讨论自己身边的人和事,谈多了就怕被眼前这个机灵女人旁敲侧击问出好多东西。

????所以,这货话锋一转说:“不过说你温婉吧,但能力还是有目共睹的,我听说过你在管理上面的成就,先是在汉家搞得如火如荼,到了如庭又搞出了好成绩,很难得,也很让人佩服。”

????玫瑰又给他斟了一杯茶,笑道:“喝茶就是为了消遣,不谈工作上的烦心事好不好?白天累了一整天啦,晚上就是来休息的嘛。”

????话堵得死死的,她也拒绝谈自己的东西,可能也是怕言多必失?!这脑袋可真够机灵的,和易军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易军心中苦笑,心道这可真是个针cha不进、水泼不入的女子。看样子和她在一起,除了胡天海地的聊人生理想,怕是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

????当然,玫瑰心中也在感慨,觉得易军这家伙确实是个不好对付的主儿,精似鬼滑如油。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而在心底深处,易军心里头越来越痒痒的。他没有见了美女就带回家的雄心壮志,但作为一个管理者,见了人才却真的在意。不论当初的南氏兄弟还是柳剑声,又或者自己身边的陈丹青、庄晚秋,他都视为珍宝。眼看玫瑰这样的大才,却只能做自己的对手,这才让人扼腕叹息。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