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7章 剑痕大师-护花狂龙 365bet彩票_365bet足球注册_365bet足球赛事

护花狂龙

第157章 剑痕大师

青狐妖2017-2-15 23:10:34Ctrl+D 收藏本站

????果然还是出事了!

????在星河前楼大厅中的白静初当然也接到了消息,只不过她的转告肯定不如岚姐那第一手资料详细,所以依旧让岚姐跟易军直接联系。而且,正和保镖公司那边也传来了紧急消息,她也必须首先向公司高层做出安排。

????易军临走之前,当然交代了岚姐和萧战雄,所以岚姐现在不是很吃惊,有条不紊的说:“被你猜中了,有人准备在半路上拦截我,结果被竹给打乱了计划,随后一直暗中跟随的战雄一出面,对方作鸟兽散。”

????“没能抓到活口?”易军问。

????岚姐:“没有,对方一看形势不对劲,当即就跑了。不过没关系,另一边抓到了!”

????“正和保镖公司那边?”

????岚姐笑道:“是啊,还真被你算准了。钱齐云派了两个身手极好的家伙,直接潜伏到了正和保镖公司的总部啊!据说两个人的身手个个比董虎厉害,结果却被你说的那两个‘影子’给当场拿下了!根据这两个人的交代,是钱齐云派他们来纵火,并且准备顺便将正和的几个高层塞进火场,造成被烧死的假象!真狠!””“

????这头老狐狸,一旦出手就狠如狼啊!

????而易军听到“纵火”二字,脑袋里一亮,冷笑道:“看来是轻车熟路啊!看样子龅牙强总部大楼失火,恐怕也是这老东西干的吧?”

????“是啊,还真有可能!”岚姐也恍然大悟。

????易军说:“钱齐云这回是暴露了,做好一切准备,小心这老东西狗急跳墙!他会跳墙的,一定会!”

????挂了电话,易军咂了咂嘴说,“不行,我要回去了。你也瞧见了,事情太紧急。”

????湘竹泪不屑:“要不要我帮忙?”

????“别,我现在就是个生意人,别动不动就杀人放火的。”易军笑了笑,“我可没有‘杀人许可证’,出了事情是有大麻烦的。而且钱齐云曾经是万家生佛当年的小弟,有些事还要仔细考虑考虑这件事我也是刚刚听说。”

????即便是混地下圈子,杀人放火也是大忌,搞不好就会引火自|焚。而湘竹泪也知道,地下圈子也分不同的层面。像她这样的层面,能够生存下来自有其生存之道。而易军所处的地下生态环境不一样,很多事情要以正常的手法来做。

????而且易军有个顾虑没有说,但湘竹泪能明白:现在这家伙相当低调,连名字都改了,要是真的搞出了一通腥风血雨,那还混个毛。

????湘竹泪一听钱齐云和万家生佛有关联,似乎加的不屑:“万家生佛的小弟?好吧,我不插手你的事,但那老头子(万家生佛也不能帮着钱齐云。你先等一等,我去见一见那个老头子。”

????这就已经是巨大的帮助了!湘竹泪这一句话,就等于抵消了钱齐云背后这个巨大的能量背景!

????说着,两人一同下楼,而后湘竹泪去钱齐云所在的主楼,易军则在主楼前的小亭子里坐下稍等。已经是晚上六点半,夜色渐浓,淡淡的秋风。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一个精神矍铄、一身硬气的老者缓步走来,似乎是在散步。但是看到了湘竹泪上主楼的身影之后,也就不再前行。

????易军也注意到了这个身材高大的老者,头发尚未全白,但年龄应该已经不小。虽然负手前行,但那双手骨节,稳而有力。手指很长,适合抓握兵器。

????易军之所以这么看,是因为他第一时间就感觉到,这老头肯定是个高明的练家子。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的那股气息,压都压不住。这样的一个人,简直就是一把出了鞘的利剑,锋芒逼人。

????这种锋芒是淡淡绵远的,天生的强者气质。这样一个火候,即便萧战雄也要再练他个十年八载才可能做到。

????那么,这个老头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剑痕!

????易军盯着老者看了一小会儿,而老者也已经把注意力放在了易军的身上,似乎对易军也很感兴趣。

????易军猜得不错,这就是威震岳东地下圈子的大猛人剑痕!

????就在几分钟前,万家生佛得知了钱齐云在江宁对白静初动手的消息。告知这个消息的不是别人,恰恰是钱齐云人。因为钱齐云连续失手之后有点慌乱,特别是派往正和保镖公司的两个猛人音信全,让这头老狐狸心生不安。所以第一时间,他就先和自己的老主子万家生佛打个招呼,以备万一。

????只不过剑痕这个时间一般都在练剑,从不带着什么通讯工具。所以,万家生佛只是派人去请剑痕,倒没有直说江宁那边已经发生的这些事,剑痕目前还不清楚。

????两人已经对视了数秒,再盯下去会有些尴尬。易军笑着走到剑痕的面前,抱拳施礼说:“剑痕大师?晚辈易军有幸拜会。”

????近距离观察,剑痕对易军的兴趣有增减。深邃的眼眸之中,似乎闪过了一丝惊异、甚至是震撼的神采,旋即消逝于形。剑痕知道,易军肯定是个练家子,而且是个非常不错的练家子。但是偏偏在他的身上,剑痕竟然没有发觉一丝强者应有的气息!

????那就只能有一个解释这年轻人把气息收敛到了一个炉火纯青的地步!

????剑痕一生阅人数,但年纪轻轻到了这种地步的家伙,还真没见过。这种怪异的感受,怎能不让这豪横一世的老者震惊?只不过几十年的心境打磨,让他养出了一股波澜不惊的心境,这才没有在脸上表现出太多的惊讶神采。

????“你就是那个刚刚在大厅里坏了规矩的易军?不简单。”剑痕的声线很柔和,和传闻中的岳东第一猛人的印象不太相符。“以为是鲁莽之辈,现在看来竟是个艺高人胆大的。我看即便泰来兄(万家生佛名号真的要难为你,这星河会所也难留下你。”

????“那除非大师您在一旁袖手旁观,或许晚辈还有点生路。”

????谦虚的过度就是骄傲,所以易军没有过分的贬低自己。因为他也知道,剑痕这种人在武道上眼力狠辣,可能大体揣测到了自己的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