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3章 一炷香一生缘-护花狂龙 365bet彩票_365bet足球注册_365bet足球赛事

护花狂龙

第173章 一炷香一生缘

青狐妖2017-2-15 23:12:20Ctrl+D 收藏本站

????乔云龙是个神论者,但还是让自己的司机小周跑到外头临时买了香烛。小小的迷信色彩,对于一个党的干部、而且是曾经的部队领导而言,其实是不太合适的。但现在的社会容忍度高了不少,位居高位而烧香拜佛的大有人在。再说了,这不是他乔云龙信,而是和人家的师承有关。

????但是在拜师之前,易军却让乔幼嘉先出去一会儿。房间里只剩下了他和乔云龙两人,易军开诚布公笑道:“乔书记,可能您对我身边那个青青很感兴趣,因为幼嘉认识她,而且似乎很吃惊。但我要先把话说清楚我和她没有其他的关系,纯粹是到了江宁才认识的。”

????话说得有点直白,仿佛乔云龙是因为和青青套近乎才搞了这次拜师礼。但是易军觉得有必要说清楚,因为他始终觉得,乔云龙一家似乎和青青那个家庭有关联。假如真的是这样,到最后却发现易军和青青没有太实质化的关系,岂不难堪?既然早晚都要有个难堪,那就不如丑话说在前头。

????乔云龙一怔,没想到是这样一个情况。但他却也不在乎了,一个大老爷们儿,而且是以前的军中汉子,因为这种事情出尔反尔也太让人瞧不起。重要的是,他觉得这个易军越看越不简单,现在哪怕全青青的因素,他也乐意让自己的女儿投在这样一个名师门下哪怕这个名师年纪轻了点。”“

????“好小子,小瞧我啊!”乔云龙笑道,“拜师就是拜师,跟其他的事情没关联。一会儿摆了香烛,咱们一切都要照常进行。不过你说的也不假,我确实也对青青姑娘感兴趣。实不相瞒,我认识她,她的来头也很大。她让幼嘉说给她的身份保密,我以为娇莲里面只有你知道她的身份。现在看来,竟然连你都不清楚。”

????“那丫头鬼得很,整天跟我变猫猫。”易军笑道。关于青青的身世,既然青青让乔家给她保密,而且故意瞒着易军,那乔云龙也肯定不会说,所以问了也是白问,不如不问。

????“估计是她家里的情况有点复杂。”乔云龙叹道,但又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笑道,“不过,她是个很不错的姑娘,我认识的那几个人没有不夸她的。小兄弟你也是条好汉子,把握住机会。”

????小兄弟?这种称呼还是那种军中风格。部队里不论年纪大小,都是战友,一旦发生战争那就是以血换命的兄弟。所以在部队里,四十多岁的首长家属到部队探视,十八岁的兵蛋子喊一声嫂子,也别觉得意外。再说,易军马上就成了乔幼嘉正式跪拜的师父。虽不说什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但这个辈分是摆着的。没有哪个家长那么托大,让孩子的老师自降辈分。

????当然,这样一种状态,和官场上的乔云龙截然相反。官场上,乔云龙已经浸染了太多的政客气息,一个标准的现代官气派。他是个极聪明的,知道在任何一个圈子里,除非机缘极大,一般而言太过于另类的都难有好结局。他改变不了身边的环境,那就要去适应、去顺从,直到自己也成为这个圈子里极为融洽的一份子。

????所以,他转业之后没几年,便从副书记升任市长,又升任书记,连升两级。不知道其背景如何,但自身的能力不可否认。

????只不过在和易军交往的时候,乔云龙似乎找回了当初在军队中的感觉。军中也有阴暗面,而且太阴暗的地方甚于地方官场,但是在那个环境里,人人自感如狼似虎,大体是相当的豪爽热血。所以,他在易军面前基上就是一个军人气派,慷慨豪放。假如江宁官场之人见到这一幕,会觉得乔书记可能受了刺激变了性格。

????要不然,以他堂堂市委书记的身份,会劝一个年轻人“拿下”身边的小姑娘?

????而易军听了之后,摇头笑道:“青青是个好女孩,我这样的浑人不配。先不说她家境如何雄厚,哪怕就是个普通人家的姑娘,也不能跟着我这样一个居定所、混迹社会的人过日子吧,呵呵。只不过,这丫头也有不好的地方。”

????“怎么说?”乔云龙笑问。在她印象之中,小时候的青青除了有点男孩子的小狂野,没啥不好的地方。

????易军笑道:“明明有个不错的家庭,偏偏说自己父母。别的瞎话可以说,但哪有这么诅咒自己的父母的。等她愿意跟我坦白了,我还得敲打敲打她,说话太没分寸了。”

????乔云龙的神色忽然黯淡了下来,自失的一笑:“其实……嗯,特殊情况。将来她要是告诉你真相,你会理解她的。”

????似乎有股淡淡的辛酸。

????易军似乎明白了什么,不再说这些。但是对于青青的身份,他确实越来越好奇。

????这时候,乔幼嘉终于忍不住闯了进来:“讨厌啊,你们有完没完了!小周叔叔都买来香烛好长时间啦!”

????择日不如撞日,易军和乔云龙刚才就商定了,拜师礼就在今天、就在此时家中。两人相顾一笑,在客厅里拉开一张桌子,点燃了香烛。桌子前一张椅子,易军居中而坐。

????面前,乔幼嘉有点小小的激动,也有点小小的好奇,结果交织而成一股兴奋。两只眼睛贼亮贼亮的,恭恭敬敬站在易军面前。

????修长的双腿弯下,娇俏的双手按在了地面上。那秀美的容颜向地面贴近、贴近,额头终于触碰到地。

????忽然间,易军似乎回忆起了多少年前,自己在那个潦倒落魄的老头儿面前也是如此的诚恳。一贫如洗的老爷子,当时没有送出任何拜师礼,但却送出了一份难以捉摸、难以承受的大礼。因为老头儿当时说:“在我有生之年,送你一身平安。”

????这是一辈子的缘分,虽然那个潦倒的老头儿不在身边。

????三次轻轻的叩首,背后的香火燃起袅袅的轻烟。

????一炷香,一生缘。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