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6章 黑拳老板-护花狂龙 365bet彩票_365bet足球注册_365bet足球赛事

护花狂龙

第296章 黑拳老板

青狐妖2017-2-15 23:25:11Ctrl+D 收藏本站

????第296章黑拳老板

????胡静叹了口气,说了说他以前男人的事情。

????而令易军惊讶的是,她那个男人竟然是地下圈子里的人!

????她男人叫朱玉贤,岳东省江口人。当然,胡静也是江口长大的,只不过工作关系调任到了江宁。

????在江口,当初地下圈子的老大是楚啸云,也是最“正统”的地下大佬。但是,地下世界中生态多样化,永远少不了一些搞偏门儿的。这个朱玉贤,就是个搞偏门儿的开了一家地下拳坛!

????当初胡静还在江口政坛混的时候,朱玉贤也刚刚开始经营地下拳场,来倒也相安事。但是,一直到了胡静担任了江口的区长,这种矛盾就开始凸显了出来。因为在这时候,朱玉贤的拳场也扩大的规模,名气越来越大。

????堂堂一位区长的配偶,竟然是个干地下生意的,这种事要是被对手抓住了把柄,会摘了胡静的乌纱帽!

????胡静是个事业心极重的女人,说难听了则是一个官瘾不小的女人,她舍不得自己来之不易的职位。一个女人,在官场上打拼出一个实职正县级,而且是三十多岁的年龄,多难得?”“

????但是,朱玉贤同样不舍得自己的拳场!这个拳场一年的收益,比胡静做一辈子公务员都挣得多除非胡静贪赃枉法。但是,胡静偏偏又是个相对比较清廉的女官员她还指望着干干净净继续往上爬呢。

????为此,胡静一直劝说朱玉贤放弃了那家拳场。而相反,朱玉贤甚至咬牙劝说胡静,让她舍弃了政府里的职位。两种不同的事业观,导致了两人越来越说不到一起去。争吵过,甚至也都拿离婚相威胁过,但是两个性格坚硬的人谁都不退后一步。

????最终的结果很明显。当胡静的政敌已经拿住了把柄,准备以家属经营涉黑生意这条罪责打击胡静的时候,胡静毅然和朱玉贤离婚了,这也算是一种断尾求生。

????再后来,胡静借着级别提升一级的时候,干脆调离了江口,来到了江宁,好歹算是眼不见心不烦。

????“其实我觉得,你还爱他。”易军笑咧咧的抽了根烟,同时递给胡静一根。胡静抽烟不是个秘密,当初还当着易军的面抽过,虽然都只是抽女士烟。但现在胡静心思有点乱,也不管男式女式,接过来那根黄鹤楼就放在了唇边。

????易军随手给她点着,这妞儿深深的抽了口,说:“我不知道。”

????不是不知道,其实是有点回避,易军看得出。

????而胡静则说道:“其实刚开始被迫离婚之后,两人还时不时的偷偷溜到一起。但是,他这种在地下圈子里混的男人,加之又已经离了婚,身边能少了女人?被我发现之后,慢慢的就远了。直到我来到了江宁,基上就没再联系过。人啊,说什么一夜夫妻百日恩,都是鬼话。两个人一旦相隔的时间长了、地方远了,很多事慢慢就淡了。”

????情比金坚的痴情种不是没有,但胡静说的这种却是比较普遍、比较大众化的现象,不足为奇。

????“其实当时发现他睡别的女人,我也跟别的男人睡过,心道是一个小小的报复。”胡静自失的一笑,“但现在想来太幼稚了,两个离婚的人,有什么报复不报复的?对了,这事儿替我保密。”

????胡静语出惊人,惊讶得易军眼珠子一蹦一蹦的。要是别的女人这么说还好,但这话从一个堂堂副市长口中说出来,就显得过分“坦荡”了。

????易军点了点头,他不是个爱嚼舌头的人。“不过,我还是觉得你对他旧情未断,至少断不干净。”

????“何以见得?”胡静扭头一问。

????易军笑了笑:“你一说他要来江宁,结果神色都不正常了。这是一个女人的能,掩饰不住的。其实嘛,夫妻还是原配的好吧。就好像螺丝和螺母,原装的才是最耦合的。”

????胡静抬头望天转过头去,做出个奈的叹息状:“你这人,打个比喻还能恶俗点吗?”

????“我的比喻很纯洁哇,谁叫你自己想恶俗了,嘿。”易军说着,看这美女副市长有点要发飙的迹象,当即笑道,“好了好了,那你说说看,你以前的男人来江宁,我能帮你什么?难道,他要在江宁也开一家拳场?”

????易军猜得不离十,但不完全准确。

????胡静说道:“前阵子,全省地下圈子里发生了大动荡?这是他(朱玉贤告诉我的,想必你这个圈子里的人也该知道。”

????“知道。而且,前阵子据说他所在的江口也受到了巨大冲击。”易军这个处在动荡核心的人并没有否认。他还清楚的记得,陈丹青在年前出手的过程中,将江口大佬楚啸云一口气给吞了!

????胡静说道:“你应该清楚,像他(朱玉贤这样开地下场子的,和当地的大佬关系一般比较紧密。如今,据说江口姓楚的那位第一大佬栽了,整个江口地下圈子风雨飘摇。而且由于那姓楚的大佬一死,朱玉贤失去了依仗,原来的仇家也准备找他麻烦了。所以,朱玉贤觉得江口随时可能发生大的变化,已经不适合再发展下去了。”

????“所以,他就想到了来江宁发展?”易军摇头叹道,“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你的意思我明白,他或许是觉得我现在是岳东地下圈子里最稳固、也貌似最强悍的大佬虽然我自己不这么觉得。但要知道,我不是个正儿八经混圈子的,没自己的地盘,没自己的人马,即便他来到了江宁,我也不敢说能罩着谁。”

????胡静却凝视着易军,说:“你可以。关于你在地下圈子里的事情,他(朱玉贤对我说过一些。包括大年初一那场所谓的‘武术表演’,朱玉贤说其实是全省第一大枭试图侵犯你的权威,结果被你打出了门。”

????全省第一大枭?要侵犯易军的权威?被打了出去?

????或许还真像是那么一回事,但是这么形容的话,似乎有点太霸气了。

????易军不由得苦笑:“他可真瞧得起我。”

????“不是他瞧得起你,而是整个岳东的地下世界,现在都这么看待你!”胡静莞尔一笑,“当然,这不是我说的,是朱玉贤说的。怎么样,算是给我个面子,帮个忙?”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