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8章 热恋中的蠢货-护花狂龙 365bet彩票_365bet足球注册_365bet足球赛事

护花狂龙

第308章 热恋中的蠢货

青狐妖2017-2-15 23:26:22Ctrl+D 收藏本站

????第308章热恋中的蠢货

????压抑了那么久,一直到了车上之后,易军这股子愤恨才彻底爆发了出来。最

????一旁的湘竹泪在他上臂上轻轻拍了拍,叹了口气没说话。一直都到了华兴集团的总部,湘竹泪才说:“瞧你,真能和过去做彻底的切割了断?假如找到了胭脂的仇人,你会再次提起屠刀的。”

????易军痛苦的摇了摇头:“你不知道有多难。”

????“什么?”湘竹泪很聪明,当即问道,“难道你知道是谁向胭脂下的手?”

????“只是怀疑。但是,不好对付。”易军叹道。

????“谁?”

????“魅影。”易军说,双目有些赤红。

????而听到了“魅影”这两个字,湘竹泪甚至倒抽了一口冷气!“那是我们圈子里的传奇,恐怕以后还将是一个不朽的传奇!!!”

????易军咬了咬牙:“要是死拼,老子有三成的把握弄死她!可是她现在的身份……那晚你在佛山琴湖约我,其实中枪倒还没什么,关键当时背后就有这娘们儿!我怕把她也引到你那船上!””“

????湘竹泪骇然,这才彻底明白了,当初易军的失约竟然是如此的良苦用心。没错,假如把魅影这尊下了凡的天煞星引到那船上,加之易军当时已经中枪,后果不堪设想。

????“她身份怎么了?不过,别说是三分把握,就是七分也不行,我不允许你去!太凶险!”湘竹泪眼神之中流露出巨大的担忧。

????易军把车停在了路边,闭上眼睛深深的喘了口气。湘竹泪一只手在他胸口轻轻的揉了揉,“别想那么多了。找到胭脂,该是件喜事。”

????这时候,以为出了问题的萧战雄也停车了,匆匆跑过来,敲着户问怎么了。易军落下车玻璃,露出一个一如既往的笑容:“没事儿,和你竹子姐说话儿呢。”

????易军是大哥,有痛处要藏在心里头。

????不过在萧战雄看来,简直是莫名其妙,说话儿还用停车说?而萧战雄现在乐了,纪嫣然虽然失忆了、毁容了,但至少他找到了!这种失而复得的巨大兴奋,冲淡了一切不。这货嘴巴咧得贼大,胳膊架在车上,带着欠抽的笑容说:“你刚才都说了,这是我嫂子呢。是吧嫂子?嘿!”

????湘竹泪压根儿就不看这货,带着淡然的笑意直视前方。易军则笑骂着挥出一拳,直接将这小子捶得远远的。“开你的车,上路!”

????萧战雄答应着,但又有点小苦恼的说:“哥,嫣然连我都记不得了啊,我们俩……”

????“混蛋玩意儿,你都说一百遍了!老子能有啥办法!”易军笑骂着说,“真要是你样,大不了你重追一回,再次把她追到手不就得了?!”

????萧战雄睛一亮,笑呵呵的点了点头:“嗯,那我就重开始,从现在开始!”

????两辆车继续上路了,湘竹泪感慨说:“同样是爷们儿,瞧笑面虎活得多自在?你啊,把自己压抑得太深了。表面上,似乎全世界的人都没你潇洒。但实际上,你比全世界的人都累。”

????易军没有否认。

????一直把湘竹泪送到了华兴集团,湘竹泪要下车,这次倒是没说要易军留下两天。她知道,易军找到了胭脂之后,肯定有不少的事情要忙活。不过她还是叮嘱了一番,说千万别贸然去找魅影。易军比她清楚其中的厉害,笑着答应了,同时还欠抽地问一句:“怪事了,不留留我?”

????“你这王八蛋以前欠我太多啊,我有点反悔了。”湘竹泪假装毫表情,“我决定了,你也要重头开始!给你个死命令,一年内把我追到手,从现在开始!”

????说着,湘竹泪悄悄的转过脸来,指了指自己的右脸颊:“你知道,我是个完美主义女人,始终觉得两边对称才合理。”

????……

????回去的路上,萧战雄和纪嫣然当然又坐回了这辆路虎。还是易军开车,因为他知道萧战雄想和纪嫣然单独相处。

????易军安排了萧战雄,千万别再追问以前的事情,免得纪嫣然受刺激。不过为了打消纪嫣然最后的一点怀疑和顾虑,这货还是笑呵呵的卖弄自己的“丰富见识”:“嫣然你别不信呀,以前你真是我女朋友。嘿,你左肩膀上有一个小小的伤疤,对不?那是以前被一个坏蛋刺了一下。”

????现在,纪嫣然基上没啥好怀疑的了。没有人会隔皮猜瓜,不看就知道自己肩膀上有疤痕,那肯定就是自己以前的恋人了。虽然失忆了,但智商并没有降低,她依旧和以前一样聪慧。

????但是,大嘴巴的萧战雄得意忘形,继续嘿嘿笑道:“其实,我还知道你左胸上有个豆粒大小的胎记呢,嘿……”

????开着车的易军险些喷出来,那车都差点撞在了路边的大树上。

????纪嫣然脸一红,一下子把脑袋低下去,双手捂了脸。易军和萧战雄都觉得,五妹失忆之后,性格变了很多很多。至少以前遇到这种话,不会这么腼腆。胭脂虎,毕竟也是母老虎,哪会太腼腆。

????当纪嫣然正了正心神,这才微红着脸问:“那以前我们究竟……发展到哪一步了?”

????说完,似乎觉得自己问得太直白了,干脆又把脑袋低了下去,双手轻轻拍着发烫的脸。

????萧战雄咧着嘴,仿佛还要表示表示自己的正直:“其实吧,我就只是抱过你啊。那次是你受伤啦,我给你包扎肩膀的时候,才……嘿嘿,才看到那胎记的。”

????纪嫣然“嗯”着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但是,开着车的易军却大恼,暗骂萧战雄这小子太二了!你小子傻啊,还真就实话实说了!你要是说只是抱过,那么现在她肯定最多让你拉拉手啥的,因为失忆了,多少会有点心理障碍。而你要是说都结婚了,甚至都同居了,那你现在就是抱着她啃一顿,恐怕她也不会太拒绝呀!

????这个蠢货,白白把自己的重追求之路拉长了那么多。

????难怪人家都说,热恋中的人都是傻子啊。

????不过,纪嫣然倒傻乎乎的低着头问一句:“那……现在不抱了行不行?”

????得,又一个傻子出现了!

????易军这个旁观者,都替萧战雄着急了。

????还好,萧战雄这回算是反应过来了,连忙摆手:“那可不行,咱以前啥样儿,现在还是啥样儿,嘿……嘿嘿……”

????易军终于松了口气。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