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1章 徐家家主-护花狂龙 365bet彩票_365bet足球注册_365bet足球赛事

护花狂龙

第411章 徐家家主

青狐妖2017-2-15 23:36:42Ctrl+D 收藏本站

????越来越被鄙视,徐长宇已经近乎抓狂了。最但是,他这样一个手缚鸡之力的公子哥,哪有能力直接对付湘竹泪?他所能做到的,也仅仅是依靠爹妈的能量来对付。

????“小biao子你等着,你那野汉子易军马上就要倒霉了,马上!二十个退伍的精英老兵到江宁了,就等你那野汉子被打废了吧!”徐长宇气急败坏。

????“哦,谢谢你通风报信。”湘竹泪则冷笑着,当即拨通了易军的电话,说,“有二十个退伍兵到你那里找麻烦去了,准备一下吧。”

????顿时,徐长宇语了。自己脑袋一热,怎么就把这种机密的事情给说出去了。

????而这时候,湘竹泪又拨通了那个卢伯的电话,不屑的笑道:“卢老,你们徐家的大公子就在我办公室里,说要让我滚蛋呢。也好,我这就离开星河,华兴的股份你们可以撤出去,要么我撤出去也行。一周之内我会给你们交接,请另派贤能过来。”

????“啊?”那个卢伯想不到湘竹泪竟然直接打电话说这件事,因为他没想到自家大公司虽然是个二,但也不至于二到这个程度吧?刚才徐长宇给他打电话,他还以为徐长宇在背地里跟他说呢。现在看来,这货竟然是当着湘竹泪的面打的电话!“向小姐您先别着急,这件事……总之大公子就是说气话呢,一定是的。””“

????湘竹泪不屑的看着徐长宇,对着电话笑道:“哦,这么说,你们徐家大公子说话就是放屁喽,没有任何价值?”

????这个卢伯知道,现在徐长宇就在湘竹泪的对面。对于湘竹泪这样一句问话,他可不能表示认同,否则徐长宇岂不是会气炸了肺?但是,要是说徐长宇说话管用吧,那么湘竹泪可能会趁机撂挑子。“向小姐,误会,都是误会。”

????“误会?不不,我从你们身上看不到任何合作的诚意。”湘竹泪淡然说,“我昨天告诉你别把易军的事情闹大了,你们徐家是怎么处理的?先是动用赵天远的兵去堵,现在又直接派了二十个打手从金陵杀向了江宁。卢老,这和你昨天答应的可不一致。”

????“什么?二十个……”卢老几乎要崩溃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徐长宇他们娘俩儿竟然会这么玩儿。不过,即便是私下里报复一下也就得了,怎么会让湘竹泪抓住把柄的?你们笨啊,难道不会随便冒充一批混子,把易军的店砸了就走?“向小姐,这种事恐怕不准吧,等我核实一下,马上核实。”

????湘竹泪眼睛颇为玩味儿地盯着徐长宇,说:“不用核实,这是你们徐家大公子刚刚亲口告诉我的。卢伯,我对你们大公子的智商真是服了,简直是奇葩了。假如你们徐家的事业将来传承到他的手里,我敢说三年之内必然垮塌,你信不信?要是这样,跟你们徐家共事可真是风险不小呵。”

????电话那边,卢伯险些大骂徐长宇是头猪。戳了,湘竹泪是徐家在地下世界的第一干将,你去打她的朋友,不冒名顶替就算了,竟然还直接告诉她?对于这个大公子的智商,卢伯已经被震撼得语了。

????以前,徐长宇只是大学里的花花公子,随后又在国外大学里读硕士,总之一直是花场领袖、风流教头,哪怕脑子笨点也不太明显。现在,徐士昌刚刚让他开始接触一些家族的事务,没想到就出了一连串极其低级的昏招儿。

????卢伯只能赶紧说:“向小姐你先消消火儿,我这就向徐公汇报一下。”

????湘竹泪,是徐家那些地下产业的负责人,地位很重要,等于赵泰来在赵家的地位。重要的是,现在的湘竹泪有加特殊的地位,关乎徐士昌的全盘谋划。要是现在搞砸了,徐士昌恐怕会大恼。

????挂了电话之后,湘竹泪看了看徐长宇,说:“似乎,你在你们徐家只是个打杂的吧?太没用了。”

????徐长宇大恨,心中不但恶骂湘竹泪,是把那个卢伯都骂遍了十八代祖宗。该死的老东西,竟然当着外人不给老子面子。

????……

????而同时,卢伯已经急匆匆去找徐士昌了,刚好徐士昌今天在家里。卢伯直接汇报眼下这个蛋疼的情况,并说湘竹泪准备借此撂挑子毕竟徐家的少主要她“滚蛋”了。

????客厅里,正在喝茶的徐士昌一脸严肃。这是个年近五十的汉子,一身的军人气质很浓烈,即便到了这个身份依旧是理着一个平头,坐在沙发上的身体很端正。除了脸型有点类似,很难把徐长宇和他扯在一起,两个人的差距太大太大。

????仔细听完了卢伯的汇报,徐士昌很平静的问:“这么说,事情的起因是长宇看上了湘竹泪,进而和易军争风吃醋?”

????卢伯觉得家主的话有点过于直接,但还是点了点头,毕竟这种事瞒不住。

????“那么,家里那二十个人是怎么回事?”徐士昌问,“长宇没有调集他们的权限,难道是你答应了?”

????卢伯摇了摇头:“属下不敢。”

????于是,徐士昌就知道,肯定是自己老婆蒋雯办的事。他又问了最后一句:“据说那个易军的实力很强、身边也有些奇人?而且来历也不清楚?”

????卢伯显然是个很合格的管家,点头说:“来江宁之前的消息没有任何线索,身边有一个叫做萧战雄的,同样来历不明。在这次岳东和岳西的地下冲撞之中,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受损、反而实力暴增的实力派。这次赵家将湘竹泪调过去,不排除想借用易军的想法,毕竟湘竹泪和易军的关系摆在那里。我听陈湖图说过一句,湘竹泪只要有难,易军不会袖手旁观。”

????“哦,连陈湖图都这么看重易军?”徐士昌稍稍琢磨了一下,说,“打电话,让那二十个人都滚回来。”

????因为在此之前,他并未太注意易军。虽然岳东和岳西厮杀激烈,但传到苏省的时候,大部分消息都被过滤掉了,报到他耳朵里的,只是每一个重要的阶段性战况,比如皇甫雷死、赵泰来金盆洗手、剑痕反扑的程度等等。至于其中的过程,他研究的并不深入。毕竟,他的主要精力第一是军队的事情,第二是家族的地上产业,第三才是偶尔问一下地下的事务。作为一个家主,他要管理的事情太多。

????不过看刚才这个样子,对于徐长宇的胡作非为,徐士昌并没觉得是值得暴怒的事情。只不过感觉到易军似乎能量不小、价值也不小,才让他做出了撤军的决定。

????假如易军只是个普通的大混子,那么哪怕儿子徐长宇胡作非为,徐士昌也不介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出点小麻烦不算什么,毕竟这也是考察儿子处事能力的一种途径。但是易军要是比较难缠了,而且又受到赵天恒或陈湖图重视的话,那就另当别论。

????徐士昌这种人物考虑问题,多半是从利益角度出发。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