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5章 两个地方-护花狂龙 365bet彩票_365bet足球注册_365bet足球赛事

护花狂龙

第475章 两个地方

青狐妖2017-2-15 23:46:33Ctrl+D 收藏本站

????易军也抽出了一根烟,但是环顾一下屋里的环境,说了句:“开着暖气呢。最”

????开着暖气密闭的好,在屋里面抽烟有点不好。赵天远很随意,但易军似乎比较客气,随即说了句:“三叔,咱们到外面抽根烟,你也别太着急。把烟接上吧。”

????说着,易军把烟递到赵天远手中。而赵天远一听,知道易军要单独跟他说什么,于是会意的和易军一同走了出去。徐绮呢,还稍微有点开心。她最讨厌别人在房间里抽烟,但刚才又不好意思说赵天远。出去抽最好,干净。

????而走出了房间之后,两人在院子里散步一般,赵天远深深的吸了一口,说:“以前的事,你真的不介意?你也瞧见了,青青她继母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当初我要不是派兵去‘请’你,她能闹得我鸡犬不宁。即便是那样,由于没能把你请回来,她事后还唠叨我好几天,说我出工不出力。”

????“不是多大的事,我自己都忘了,您就别再提了。”易军苦笑一声,心道家里出了个徐绮这样的主母,真不是一件幸事。“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在于赵伯究竟得罪了谁,该怎么去救他。””“

????“救他?连他在哪里都不知道。甚至,连生死都不清楚,心焦啊!”赵天远眼中闪烁着希望,说,“不过你通过衬衣推测出大哥被抓的大体时间,倒是个至关重要的信息,反倒证明他极有可能还活着。易军,你不简单!”

????易军也觉得赵天远够老辣,一旦抓到了这个信息,就能推测出一系列的事情,包括“赵天恒依旧可能活着”这个信息。

????赵天恒要是最近才落入别人手中,那么对方极有可能在把他折磨死之后,又拿着这件血衣扔到赵家,故意示威,活着寻求报复的意。

????但是,要是一个月前就被抓了,却在这时候把血衣送过来,那就意味着两个方面的可能

????第一,这是对手送来的。那么,对手应该在拷打逼问赵天恒什么事情,但是赵天恒骨头硬,拷问一个月都没有进展。于是,就把这件血衣扔到赵家,或许为了引发赵家的混乱、自乱阵脚,进而从赵家入手寻求突破口。

????第二,这有可能是赵家的朋友偷偷送来的。或许这件事关系重大,赵家朋友想帮忙却又不敢露面,只能以这个方式透露信息。而如此透露信息,就是为了让赵家去营救赵天恒。

????假如是第一个可能,那么只要赵天恒继续硬骨头,对方拷问不出想要的东西,那么就不会杀了赵天恒。

????假如是第二个可能,那就加证明赵天恒没死,不然就没有营救的必要。

????不管怎么考虑,赵天恒活着的可能性很大。当然,受的罪也可能极重。

????“既然极有可能还活着,那就还有希望。”易军说。

????赵天远摇了摇头:“但是没有突破口,异于海底捞针。仅凭一件血衣,怎么确定是谁下的手,怎么确定大哥在什么地方?”

????易军:“能对赵伯下手,甚至能威胁陈伯的势力,不会太多。赵家的对手当中,具备这种实力的能有几个?剥茧抽丝的盘算一下,其实也不会有几个。当然,赵家都是有什么对手,想必三叔你该清楚。”

????赵天远点了点头。

????而随后,易军说:“假如猜不错的话,我可以再提供一个小小的线索。”

????赵天远当即一惊,双目爆射出希冀的光彩:“你说!”

????易军:“那件血衣上的鞭痕很细,旁边还有盐渍,是细皮鞭蘸盐水。而那些鞭痕的痕迹清晰,力道适中拿捏极其到位,又反映出抽打的人很有门道儿,甚至可以用‘专业’二字来形容。每一鞭都打在神经反应最剧烈的痛处,而且不伤受刑者的性命。在当今这个社会中,电刑、刑具等手段极为发达,真正还使用这种刑法的太少了。能够施展的这么专业的,是少之又少,而且应该不在民间。”

????“你的意思是……官方?”赵天远心中一颤。

????易军点了点头:“但要是官方的话,又至少不是警方。因为这样的刑罚痕迹很重,对手既然敢于施展出来,就不怕受刑者事后再反扑,不怕你说什么刑讯逼供。甚至,没想着让受刑者活着出去。一个不经法律程序就敢确定一个人的生死,不是警方能干得出的事情。”

????赵天远眼神加凝重:“那么,你是说……军方?”

????而随后赵天远又摇了摇头,说了句“不太可能”。

????“有可能,就看你们赵家最大的对手,究竟在哪个领域里最有影响力。”易军说,“据我所知,军方最神秘的部队里,有一个‘虎牢’,这种刑罚在那里面很寻常。”

????赵天远摇头说:“不,我说的不可能,是因为赵家在军界没有得罪过太强悍的对手。不过你竟然知道‘虎牢’,这倒是出乎我的预料。”

????虎牢,该是一个非常隐秘的名字。而且一听这个名字,就让人觉得心里头发颤。即便赵天远这个将军,也没有资格知道。只是当初一个首长曾在醉后提到过一次,但也语焉不详。事后赵天远又问过一次,可那位首长就再也不说,也勒令赵天远不要再问、不要说出去。

????易军自失的笑了笑,没解释这个问题,赵天远也没有再细问。但是赵天远越来越认识到,易军这家伙不简单。

????“其实如果是‘虎牢’的话,那还算好的了,毕竟您是军界的将军级人物,总能找到一些门路。”易军叹道,“而假如不是‘虎牢’,那么我所知道的另一个施展这种刑罚如同家常便饭的地方,就是国安部。”

????“国家安全部?!”赵天远今天被易军惊得一愣一愣的,接二连三。

????易军点了点头:“对,而且不是地方上的国家安全局,而且是最上层的国家安全部。只有在国安部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泄压舱’,才具备这种手段。那个地方抓人、审讯、乃至于杀人都不需要经过法律,而且据说几十年来,从‘泄压舱’里只活着走出来一个人一个被证明是冤案、同时又已经被折磨成重度精神病患者的人。”

????论是军界的“虎牢”,还是国安部的“泄压舱”,都不是什么好地方。而且易军没说的是:别看“泄压舱”已经这么牛掰了,但“虎牢”实则凶。因为自打建立以来,连个精神病也没走出来过。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