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2章 逼着摊牌-护花狂龙 365bet彩票_365bet足球注册_365bet足球赛事

护花狂龙

第482章 逼着摊牌

青狐妖2017-2-15 23:47:20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赵天远对那个上校扭头笑了笑,虽然笑得勉强:“兄弟,我就说句话。”

????说完,赵天远就看了看自己的二哥,而后对赵家所有人说:“事已至此,不瞒大家,我大哥出了点事情大家别着急,人还在!现在整个赵家要全力以赴解救大哥,但是我这位嫂子,她却要首先把家产给吞了!”

????哗!大家再度盯着徐绮看,依旧像是看怪物一般。

????赵天远继续说:“我和二哥原觉得孩子们太小,但她却坚持不分财产就不出钱这是把我哥往死里逼?!”

????众人已经语了,心道天底下怎么还有这种毒娘们儿?!

????赵天远此时把目光聚集到徐绮身上,一字一句的说:“继承家产?你做梦!实话告诉你,我哥早就立下了字据就在这里!你要是不逼着撕破脸,或许还不到鱼死破的那一步。等我哥回来,我和二哥还能劝劝他,分给子佩一些。但你今天逼着把这份字据给亮出来,那就等着瞧好了!易军……”

????赵天远一喊,易军当即上前两步,他知道赵天远要做什么,于是取出了自己手中那份“遗嘱”。”“

????赵天远和赵天远对视一下,见赵天永也同意了,于是说:“易军,你是大哥这份字据的接受人,你来给大家读一下!”

????这份“遗嘱”很短,易军很读完了。随后,请赵家几个老人都过了目,证明是赵天恒的亲笔。而赵天永也愣愣的补充一句:“我和老三都看了,确实是我大哥的真迹,错不了。而且落款的日期,就是我大哥临走前那一天。”

????念完了这个,赵天远冷声笑了一下,先是安排了一番,随后回头对那个上校军官说:“给兄弟们添麻烦了,咱们走吧!”

????于是,在一群军人的包围下,赵天远这个堂堂现役将军,被押上了军车。至此,赵家支柱又断一根!

????现场一下子清冷了,所有人的心比气氛冷,仿佛落入了冰窖里。这就要过年了,赵家这个年却真另类。

????一向和和气气的赵天永,此时也露出了凶狠的面容,走到徐绮面前,说:“老三说得不错,当我和老三看了大哥的字据的时候,还觉得他有点心硬,对你和子佩有些屈。我们等着大哥回来之后,再给你们争取一些东西。结果你……很好,大哥没出来,你倒把老三给陷了进去,你可真有能耐!”

????徐绮吓得浑身颤抖,一旁,再度跟卢伯一同来到这里的徐长宇恼了。关键时刻,他得代表徐家给自己的姑姑撑腰。于是,这货一下子站了起来,斜着脑袋对赵天永说:“你只是个兄弟吧,凭什么跟我姑这么说话?!”

????赵天永瞥了这个毛没长齐的小子一眼,根就近乎视,依旧对徐绮说:“徐家的,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别怪我喊得这么不客气……你现在已经不是赵家人了!哪怕我大哥回来,也会让你滚出去,你信不信?即便我哥不回来,论是我做主,还是子玉当家,也都不会留一个家族叛徒内奸在家里。”

????此时,现场再度哗然。在大爷赵天恒不在家的时候,二爷竟然自己做主把大夫人给赶出了家门!这种事,说出去总觉得匪夷所思。但是在现场,却没有一个人会觉得不对。就该赶出去,否则这个赵家就没法过了。

????徐长宇也一惊,心道三姑要是被赶出去的话,那还真的麻烦了。这家伙傻傻的杵在那里,憋了好久才努力的说:“你凭什么这么说,要等我姑父回来……”

????“滚!”赵天永一怒,徐长宇毫防备直接吓得腿一软。

????卢伯则马上站起来,来到赵天永身边说:“赵家二爷,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不能盲目。”

????啪!赵天永也不是个好惹的,一把手甩在了卢伯的脸上。别看赵天永一向和和气气,但肚子里都是牙,真正的软蛋,能混到实职的副省级?赵天永难得一见的咆哮道:“要不是你们这群老少王八蛋从中使坏下蛆,能到这一步?装什么好心?军事检察院,那是总政的范围,不就是你们徐家的地盘儿?你当老子是傻子?你们抓了我兄弟,再来跟我将和气?我妈比!!”

????堂堂的副省长,骂起人来也是脏话挡不住,毕竟是气愤到了一定程度。

????卢伯一把年纪,被人甩了耳光自然站不住,颜面尽失。但是,他们徐家理亏在先,可不敢在这个气头儿上再惹了赵天永这头发了疯的豹子。

????徐绮也恼了,当着她的面打她娘家人,而且是娘家的老人,她当然受不了。呼啦一下站起来,怒指着赵天永说:“你算什么玩意儿?!没错,是我和我哥把老三送进军事检察院的,你能怎么样,有种你咬我!”

????一个没脑子的女人再一发飙,做的事会加没脑子。卢伯听了这一句,就知道事情再也没有任何余地了自己都承认了,而且把徐士昌都供了出来。卢伯暗自叫苦,都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甚至能不能完整走出赵家都不好说。瞧赵家上上下下这群人,一个个都疯狂了,几乎是一头头择人而噬的凶兽。

????赵天永则恨恨的咬牙:“不要脸、毒心肠到这份儿上,也算是万里挑一了。算了,你给我滚出去,赵家没有你这号人。还有你们家这一老一少两条狗,也给我滚!”

????“让我滚?你也不看看自己的斤两!”徐绮竟然恶毒的大笑,“赵天恒写张条子,就把所有的财产都给了赵子玉那个野种?他做梦!我们是法律承认的夫妻,共有财产都至少有我一半!他那一半按照血缘关系继承,哪怕法律承认赵子玉和赵青青这两个小野种,也得跟我和子佩四个人分!哈哈,你算算吧,这家业至少还有四分之三是我的!至于你和赵老三,是一毛钱都没有。”

????“好吧,你既然要彻底摊牌,那就只能摊牌了。”赵天永没有感情的冷笑。

????徐绮则与之针锋相对,死死的对视。

????这时候,易军补充了一句:“在场的老少爷们儿,至少赵伯这个字据是他亲笔,你们都见到了,想必没意见吧?”

????“没意见!”一群人怒道。

????易军心道这就好,先安抚住赵家所有人的心。哪怕都是没任何决定权的仆人,但至少他们大家代表着公道和人心。这一点,也算是帮赵天永先稳住阵脚。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