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34章 可怕的神经药物-护花狂龙 365bet彩票_365bet足球注册_365bet足球赛事

护花狂龙

第534章 可怕的神经药物

青狐妖2017-2-15 23:52:16Ctrl+D 收藏本站

????果不其然。

????辛剑兰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带了一肚子火气的她,气呼呼的离开了江宁。反正有韩猛那个可恶的家伙在娇莲,她就没办法去查赵青青的财产问题。而且一旦拖到了一个月的期限到了,那么赵青青直接把150亿交给了国安部,那么什么事情就都了结了,她辛剑兰也就没必要再费劲了。

????毕竟,这件事是国安部高层集体意见,这个信用还是要维持的。而且,还有高一级的首长签字批准。甚至,连这个首长签字都被赵家的赵天永给拿了去,免得到时候交出了150亿,国安部再赖账。但是,假如不是你赵家主动交出来的,而是国安部“泄压舱”给查出来收缴的,自然就不算你赵家主动坦白配合。所以,赵天恒也就出不去了。

????只可惜,这个美妙想法儿被韩猛搅合了。

????不过,辛剑兰不能在江宁搞韩猛,却能在首都搞一搞。这妞儿花费了足足一周的时间,通过各种方式调查韩猛在公安部九局的资料。等到一周过去之后,距离赵家交款的时间也就剩下了几天。辛剑兰觉得,只要自己在这几天里抓紧了,按说还是有可能把青青的钱给黑掉。”“

????别的不说,单是黑掉娇莲账户上那29亿,就基上差不多了。辛剑兰不相信,在被收缴了29亿之后,赵家还能再拿出来150亿?不可能吧!

????可就在辛剑兰疯狂打探韩猛资料、调查娇莲信息的时候,赵家那边也出现了的变化。这个变化,其实也是辛剑兰去娇莲这一趟所促成的。

????由于她去娇莲追查钱财下落,特别是已经知道了那29亿资产的事情,使得易军感受到了一种紧迫。他不得已将29亿再度存入了大通钱庄,避免被国安部给查封掉。而后,就是赶紧想办法,让孔兆凌把钱给交出来,免得夜长梦多。

????于是,萧战雄又去了汉江市的孔兆凌住处。哪怕那地方加强的戒备,但是萧战雄还是有办法将一些东西再次送过去。只不过这一次,萧战雄还真的差点栽了。因为孔兆凌家里面,不知怎么的出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娘们儿,杀伤力大得离谱儿。

????要是换了当初腿脚灵便的萧战雄,逃离或许难度不是很大。但是这一次,真的是险象环生。那娘们儿足足追杀了萧战雄十几里地,期间两度险些把萧战雄斩落,这才堪堪逃了出去。回顾起来,萧战雄终于再也没有小瞧天下英雄的心思。辣块妈妈的,那妞儿究竟是谁啊,大神通,连大大咧咧的萧战雄都有些后怕。

????不过不管怎么说,萧战雄还是把这次任务给完成了。而且易军说了,再也不让他到孔兆凌那里去冒险了。而且易军说,胜败在此一举,能否最终击溃孔兆凌隐忍的心理防线,就看这一次了。要是此次依旧不成功,那么就只能接受孔兆凌一开始提出的那个“十亿赎金”的方案。

????萧战雄送过去的,这是一瓶小小的药剂,放在了一个信封纸袋之中。信封里面,还有一张打印的纸张,上面写着一行小字“两日后启用此,受刑者问什么就说什么,请三思。”

????房间里,孔兆凌觉得奇怪的看着这玩意儿。小小的药剂,这算是什么意思?

????但是对于那个“受刑者问什么就说什么”的说法儿,孔兆凌心中还是咯噔一声,警惕之心提高了好几倍。

????孔宪屏是他的儿子,近来作为接班人来培养。为此,孔宪屏接触了他不少的机密。其中一些重要的机密,有可能把整个孔家给掀翻!虽然孔宪屏不知道太详细的,但只要把线索弄出来,赵家凭借自己在军政两界的强大积累,未必不能给孔家来一个致命一击。

????来,孔兆凌对于孔宪屏的毅力很自信。他详细自己的儿子是好样的、有种的,即便遭受刑罚也不会乱说什么。

????但是现在看来,对方竟然拿出了“问什么就说什么”的自信。这玩意儿,真的行?

????对于这种现代刑罚,孔兆凌加不懂,连他身边那个女高手都不清楚。于是,孔兆凌只能再度打电话给“泄压舱”的周俊臣,问一问这玩意儿究竟是什么,到底管不管用,是不是对方在吓唬人。

????“啊,什么,强化版二苯乙酸奎宁酯神经药剂?!”当孔兆凌把药剂的包装和字母形容一下之后,周俊臣在电话那边大吃一惊,说出了一个极其生僻的名字,“该死啊,竟然有这玩意儿?!他们竟然要动用这个了?!”

????孔兆凌一听这个语气,就知道这事儿不对劲,似乎很严重。

????周俊臣稍显紧张的说:“由此可见,对方真有可能就是‘虎牢’!一般的地方,恐怕弄不到这玩意儿。”

????受刑者一旦被注射了几毫升这种药剂,会产生剧烈的神经冲动。要命的是,痛觉神经会十倍乃至几十倍的放大,轻轻掐一下皮肤,就会产生抽筋扒皮般的痛苦。但它最大的效果还是产生强度幻觉,受刑者最怕什么,幻觉之中就会出现什么,反反复复、永止歇,直到受刑者心理防线被彻底摧垮为止。

????一旦动用了这玩意儿,基上就意味着对方不在乎孔宪屏的死活了。因为这玩意儿虽然一般不死人,但受刑之后、特别是连续注射几次之后,神经会受到严重的损伤。到时候,哪怕孔宪屏不死,但也有可能成为一个半傻子。

????但即便成为半傻子,施刑者所需要的口供,也应该已经问到手了。因为在那种状态下,受刑者的意志力百分之九十九是撑不住的。哪怕他心不想招供,但也说不定在意识下、或者在幻觉之中吐露了口供。而等到吐露了之后,他人也未必直到自己已经招供了。

????听到周俊臣这么一说,孔兆凌顿时大怒,但也不禁有些紧张:“混蛋,所不用其极!”

????不过周俊臣有点讪讪的说:“老兄别……这么说。其实,我们‘泄压舱’也对赵天恒动用了这个。只不过,赵天恒的意志真变态,竟然成了百分之一扛得住这种刺激的人。但是,他的神经受到了极大的损伤,足足昏迷了两天两夜。我们担心他承受不住第二次,贸然使用会死掉,所以没再继续用下去。”

????戳,难怪这个当代酷吏会如此精通这个药剂的效果。

????但是孔兆凌也意识到,自己都已经把赵天恒害成那样了。那么对方要是对自己儿子施展这个刑罚,简直就是一报还一报,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该死啊!这简直是让孔兆凌就纠结的心情,进一步雪上加霜了。

评论列表: